佛山新闻网logo
add image

孩子中午放学要把孩子“托”在哪?如今已成为很多双职工家庭的烦恼。近日,南方号“佛山大课堂”接到家长黄宇霞报料,学校附近一托管机构临时午托停办,孩子在学校帮助下到一年级课室午睡。

“无非是想让孩子睡觉有一张床。”黄宇霞的想法也是普遍家长的诉求。在学校很难满足床位的情况下,学校周边午托机构泛滥,质量难以保障。

关于孩子中午“吃好睡好”的话题,有家长表示,必要时愿意出资众筹。相关社工组织表示,可尝试借助财政扶持和社会资金开办公益性校外午托机构。有专家建议,由家委会牵头成立社区互助会,在创造共同需要的前提下推动多方资源互享互惠,实现午托的自我服务和管理,可能效果更好。

走访:某校附近超5家午托机构

“蛋糕基本被分完了”

黄宇霞三年级的女儿关关读小学以来经历了3种不一样的托管体验:一年级在学校拼桌子午休,二年级去外面私人住宅改造的机构午托,三年级时则转到好一点的午托机构。

“现在又要回到一年级状态。”黄宇霞感慨。

目前佛山的午托市场情况如何?记者实地走访位于南海狮山一公办小学附近,就发现有超过5家承担托管的机构,中午11时半放学,就有不同机构的老师一前一后负责接送,12时基本上学生们已经用餐完毕男女分开房间准备午休,学生以一、二年级为主。

从这些托管机构的地位位置来看,基本采取就近原则,距离学校300米-1000米不等。有的位于私人小区内,有的则租借了近2000平方米的场地,还涵盖了幼儿到高中生的文艺培训、文化课辅导和寒暑假班等服务。

“现在做的人太多,蛋糕都被分完了。”已经做托管培训超过10年的刘老师感到有些沮丧,由于场地受限,他的午托班显得特殊,只能容纳20多人,学生们睡的也是上下床。

比较而言,偏小的机构一间午休房容纳10余人,大的则可以容纳40多人,且大多数培训机构午托人数都在80人以上,有的甚至超过了100人。

3月底,佛山市教育局召开2018年市属教育培训机构工作座谈会,表示佛山今年将整顿教育培训市场,并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办学手续不齐全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专项清理和整治。

“现在我们午托安排3个小区内的场地睡,床位比较紧张,明年我们就搬到对面更大的场地了。”位于私人小区内的机构托管负责人叶老师透露,根据相关要求,新场地有1000平方米,运作也更加规范化。

家长:最关心伙食和安全

为了孩子午睡愿意众筹

4月11日下午1时半左右,在南海罗村中心小学门口,除了浩浩荡荡组队送孩子们回校的托管老师,还有匆匆送一年级的孙女上学的黄姨。“跑快一点”,黄姨在校门口一直目睹孩子进教学楼才放心离开。

“有些家里有老人家的会帮忙接送,但我们都要上班,没有办法。”包括莫女士在内的不少家长表示,选择到外面午托,无非是想要让孩子睡得更安心一些。

“学校的桌椅板凳午休时可以拼,但是桌椅板凳也不是每年更新,睡得是不太平整的。”黄宇霞说,为了让女儿有个更好的午休环境,关关升二年级后,黄宇霞就把她放到一个私人午托班,但70多平方米的私人住宅住着30多个学生,却只有1个厕所,黄宇霞有着自己的担忧。

“整个午托班只有1个厕所,30多个孩子常常要排队等候。”去年2月底,黄宇霞将女儿转到惠景小学附近新开的一间900多平方米的培训机构。“毕竟室内配置152个午托床位,女厕所有5-6个蹲位。”黄宇霞考虑到。

“现在我的小孩已经1.5米了,要3张桌椅板凳拼在一起才够。”黄宇霞表示,只要是为孩子们好的,改造场地、人力支配需要资金的部分,作为家长愿意运用众筹等形式参与进来。

据悉,光明小学、环湖小学等学校针对在校午托的孩子,吃完饭后可从家里带午睡垫铺在课室地板上进行午休。据该校教务处副主任黄伟杰介绍,也会有家长选择在外面午托,数量占1/4左右。

“午睡能不能加一张床?”黄宇霞也不止一次跟校方探讨过这一问题。然而,相较于午休增加床铺,校园学位紧缺问题显得更为迫切。

议论:是否该引进第三方机构?

专家建议成立家委社区互助会

近年来,包括佛山在内的多个广东省大中城市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的问题越来越突出,成为家长、学生和社会舆论关注的热点难点。

3月23日,广东省教育厅在新闻通气会上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全省各地要高度重视中小学生校内早午餐服务、午休和课后托管三项课后服务工作。

《意见》明确,在校午休服务,一般安排在教室或经过改造具备一定条件的图书馆、阅览室、多功能室、体育馆等场所,条件较优越场所应优先提供给低年级学生使用。中小学要充分利用学校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并鼓励学校与第三方社会机构开展合作,共同做好服务。

经过午托机构临时停办风波后,黄宇霞认为,政府想引进第三方机构解决午托、晚托问题,但是第三方机构引入后的资历、能力也需要保障。防止“收了钱就拍拍屁股走人”的事情再次发生。

此前有提案提出,可通过财政扶持和公益基金,支持社区工作站、股份公司、公益慈善机构和企业通过独立、合作以及其他形式开办公益性校外午托机构。佛山市希望社工服务中心总干事韩斌认为,此举可以尝试。从某种层面来看,也相对降低了企业或者公司的员工流失率。

“我赞成校内午托,但这也存在资源矛盾问题、照顾人力和责任问题以及意外风险问题。”北京大学广东教学中心主任、北达博雅总干事关冬生建议,相对于开办公益性校外午托机构,社区居民之间可以通过合作,由家委会牵头组建托管互助会,以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形式来做这个事情,可能会更好。

“家委会成员通过众筹、出动人力物力、资金入股、跟社工机构对接等方式,让孩子能够在社区互助的氛围中享受服务。这种照顾孩子的互助会创造了共同需要,不仅推动大家的认识和自觉性,也与国家倡导的全民参与社会治理方向是吻合的。”关冬生说。

版权及免责申明
本站内容来源网络和网友发布,聚合只供大家学习交流之用,版权归原作者/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处理!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