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新闻网logo
add image

对佛山南海盐步老人邵钜熙来说,日常最大的兴趣可能是挖掘各种关于珠三角龙舟文化的史料,并尽可能地实地走访考证。

谈起邵钜熙的身份,最广为人知的是广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盐步老龙礼俗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以及盐步礼俗活动的主礼人。

几乎每年端午节前后,南海大沥举行的盐步老龙礼俗仪式都会举行起龙、拜华光、探亲等活动,成为广佛两地的一项民间文化盛事,吸引了大量海内外游客到场观看。

然而,在热闹的礼俗仪式过后,邵钜熙更多时候是一位默默前行的历史挖掘者和记录者。今年74岁的他在谈起整理龙舟文化史料时感慨良多。“关于龙舟文化的很多历史基本靠老人口口相传,很多曾经访谈过的老人已经去世了。”他叹着气说。

邵钜熙正在整理材料。大沥宣办供图

痴迷龙舟文化走访四方考证

邵钜熙随身携带着一本黑色的小笔记本,上面除了有电话号码外,在最后一页还有4条对联,这4条对联是南海盐步和广州泮塘在盐步老龙礼俗仪式中互赠的标旗上所写的内容。

“这几条对联已经流传了几百年了,一直没有改变,我在电脑里也有记录,以后有后人问起来也能查到记录。”邵钜熙说,为后人留下龙舟文化史料是他作为非遗传承人的使命。

邵钜熙从1968年开始参与盐步老龙礼俗仪式,2002年正式接手盐步老龙事务的管理。同年,他开始着手盐步老龙历史考证工作,为盐步老龙礼俗申请非遗项目整理历史材料。

邵钜熙介绍,申请非遗项目需要严谨的书面材料,而从古至今龙舟文化历史在很多村落都是靠老人口口相传,很少村落会有进行文字记录的意识,最多也是立一块石碑进行简单记录。

目前,邵钜熙正在撰写《盐步老龙简介》,写到盐步老龙扒旱龙的历史时,其中一段历史是1927年盐步老龙曾经在越秀山上扒旱龙,但是由于此前不确定,他一直不敢写进书中。

“其实我很小时就听过龙舟说唱艺人传唱盐步老龙在越秀山扒旱龙的内容。”邵钜熙说,为了求证,他又去到广州泮塘拜访村中老人,了解到当年盐步老龙确实与泮塘龙舟在越秀山上扒旱龙。未来,这段历史将被添加到书中,作为盐步与泮塘交好的历史见证。

对于邵钜熙来说,电视、报纸、电台等媒体也是他获取龙舟文化线索的一个重要途径,每当珠三角有名气的龙舟被提及时,他会尽量去到当地走访村民了解情况。

一次,他在报纸上看到广州有一条叫乌龙王的龙舟很出名,就乘坐地铁和公交辗转来到离盐步30多公里外的广州石榴岗,扮成游客去到当地的祠堂向村中老人了解乌龙王的历史故事。他笑言,一般老人不习惯被陌生人拜访,只有扮成游客闲聊才能更好地“套出”故事。

现在,邵钜熙心中还有一个困扰着他的历史疑点,盐步是否与泮塘在结契若干年后才开始互赠标旗。因为标旗制作材料是香云纱,而南海要到清朝道光年间才有香云纱。“查找了很多材料,走访了很多单位都没找到答案,但我相信总有一天能够考证出来。”他对此充满了信心。

为龙舟传统文化流失而痛心

随着对龙舟文化和历史的研究越深入,邵钜熙越是痛惜龙舟传统文化的流失。

在邵钜熙看来,盐步老龙礼俗几百年来没有太大变化,但随着自然环境和社会经济的变化,很多场面正在逐渐消失。

90年代以前,农历五月初五盐步老龙去泮塘“探契仔”途中,泮塘会派出3条龙舟从花地口护送盐步老龙到泮塘涌口,有着丰富江河驾驶经验的泮塘龙舟会在盐步老龙两旁,为其阻挡珠江口的风浪。

同样在90年代消失的还有农历五月初五和五月初六期间,盐步老龙和泮塘龙舟在拜访对方后,都会多次你来我往地互相送别,因为场面感人,很多观众都会留下眼泪。“这些场面现在都看不到,两地很多老人都觉得很可惜。”邵钜熙说。

泮塘龙舟的两项绝技扒静水和起水花也面临着失传。扒静水需要1名龙舟队员拿着沉重的大单旗,扎马步站在鼓面上,扒静水则需要龙舟队员们跟着鼓点,拿船桨在两边挑起水花,形成像喷泉一样的效果。

邵钜熙在走访泮塘后发现,现在泮塘还会这2项绝技的人只剩下不超过10个,且年纪都已经超过80岁。“绝技面临失传一方面与水环境恶化有关,另一方面也是年青一代缺乏训练,没有传承下来。”他说。

现在,邵钜熙比较头疼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寻找一个合格的接班人。在他看来,成为一名合格的盐步老龙礼俗传承人,一方面需要比较宽裕的经济条件,有充足业余时间处理盐步老龙礼俗传习所事务,另一方需要对龙舟文化的热爱,肯全副心思扎实钻研。但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年轻人并不多。

“如果能找到合适的人选我愿意立刻退休。”邵钜熙说。

【记者】黄逸豪 何帆燕 龚晶

版权及免责申明
本站内容来源网络和网友发布,聚合只供大家学习交流之用,版权归原作者/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处理!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