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新闻网logo
add image

5月10日,在中组部委托水利部举办的全面推行河(湖)长制专题研究班上,禅城区委书记刘东豪作“基层河长履职尽责”专题讲座,向全国31个省(区、市)的54名市县一级党政负责人,分享河长治河的禅城做法。

事实上,从2009年推行“涌长制”至今实现河长领治,禅城凭借“两个率先”创新经验和河长制落实“成绩单”成为生态文明建设创新的排头兵。

治水,对一个制造业大市的中心城区来说,是产业转型发展的必经之路。放眼全国范围,禅城的治水探索和创新思路,给其他城市也带来了新思维,给出了一个具备可复制性的,具有全国意义的治水范本。

治水之变,从政府到市民,走上思维的“变道”

禅城辖区内,南北二涌部分河段沿岸,原来村民们或建起围墙“圈地”,或围垦种菜。如今,对于河岸土地“分毫必争”的村民却主动腾出土地,还自我“加额”,在清拆2000多平方米旧物业的基础上,为河涌整治增加了3000多平方米的土地,支持河涌整治,提升村居环境。

骑河、临河建筑物大多属于违章建设,拆除的难度一直比较大,也是河涌治理的难点。但在禅城,经过多年以来对水环境的整治,以及亮点河涌的示范效应,新观念的冲击逐渐影响市民,如今河涌治理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理念深入民心,使市民化被动为主动,参与到河涌治理的过程中。

这种影响并非立竿见影,它是潜移默化的,甚至是较为漫长的,必须有足够的定力和信心,才能看得到这种变化。从2009年汾江河治理期间,禅城就已推行“涌长责任制”,成为全国较早探索河长制的地区之一。探索河长治河,禅城走过了十年的路程。2019年,禅城区委书记刘东豪携河长制的经验,走上了全国舞台,向各省市区介绍禅城的治水方略。

会上,刘东豪“河长领治”“河长不在河”“河长回到河”的观点,透露了当下禅城治理水环境污染的关键思路。

目前禅城形成了河长领治,结合网格化治污等多项举措全面“缚污龙”的治水格局。而“河长不在河”聚焦科技赋能等工作,“河长回到河”则更强调河长这一角色的作用,在管网设施建设、“5+2”专项行动、广佛跨界河流综合整治、生态修复等重点工作中发光发热,让河涌恢复秀美灵动的“模样”。

随着治水驶向纵深,不断有老问题取得突破、解决,同时新问题也得以被聚焦。在与“污龙”大战的过程中,禅城不断修整“战术”,“催生”更多新思维和新手段破难题。

曾经,“水利不上岸,环保不下水”造成了局部治水的弊端,“九龙治水”的治理效果反弹不可避免。如今在河长领治的大背景下,禅城治水也从体制机制上,得到了有效支撑。

新一轮河长制治水,禅城先从组织机制上进行完善,明确各方责任,打通部门联动的渠道,形成良性互动合作的闭环,从“九龙治水”到首长负责、部门协作、社会参与的模式,从而形成治水的整体合力。

“原来在处理水问题时,我们一直利用条的思维,如今利用行政思维的‘条块’结合,不分你我,以最大限度调动资源,有效解决了多龙治水的行政壁垒,集中力量办成事。”禅城区住房城乡建设和水利局党组书记、局长黄吉亮说。

“两个率先”揭示禅城的生态担当和治理决心

禅城地处粤港澳大湾区内,是制造业大市佛山的中心城区。一直以来,禅城都是全国的工业重镇,在产业上,辖区的镇街以“一镇一品”甚至“一镇多品”闻名全国。而在后工业时代的发展进程中,禅城在腾笼换鸟、转型升级上创造了不可比拟的成效,成为全国的范本。

面对治水问题,禅城也以创新和奋勇的姿态,体现出一个工业重镇的“生态担当”,并在禅城上下形成了水环境治理的决心。

禅城自我加压,在探索河长领治的过程中,发挥勇闯敢拼的精神,创下了“两个率先”:全国率先探索河长制,在广东省内率先推行“网格化”截污。

在推行“网格化”截污上,禅城更是直面历史欠账和根源问题,利用网格化作战、村居雨污分流微改造等,继续铺好雨水管和污水管,实现雨污分流,同时把错接、混接的管网纠正,把该进污水处理厂的污水,全部通过污水管输送到污水处理厂,再汇入河涌。

“治水是一个系统工程,每一个网格就像人体的器官,我们要通过对每个格的检查,分析病例,确诊每个器官得了什么病,从而对症下药。”黄吉亮说,与此同时,也要求有高度的精细化管理来支撑。未来禅城新增的每一条管网,可以多收集多少污水,都需要有目标研判,做到心中有数。而在未来,政府为治水所做的决策,将有专家库成员内的专家提供专业意见和技术指导,为禅城治水更科学有效提供智力支持。

此中,河长制不仅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还把禅城每个行政细胞都激发出新能量。禅城的总河长既挂帅又出征,带头到巡河一线,做到每月至少巡河一次,带动各级河长规范化常态化实地巡河。

意识的觉醒在各级河长中不断涌现,在基层“细胞”村一级也愈发普遍,村干部主动扛起巡河大旗,为家门口的河涌找问题,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法。

在禅城推进河长制的顶层设计下,罗南村成立了村级河长制工作组,工作组以村级河长关润尧为组长,各河涌流经的村小组组长为成员,同时下设日常巡查组,层层压实责任。

关润尧作为罗南村的河长,每天早上或者晚上,他都会到河涌的各节点巡查,发现问题立刻解决。经过一系列的水环境整治,以及在规划运维上“下功夫”,罗南村的3条主要涌道和5条附属支涌水质已经达到五类水标准以上,罗南涌更是达到三类水的标准。

生态优势“催化”高质量发展

朝安路边,绿化带把喧嚣的车流和丰收涌宁静的流水声分隔开来,麦婆窦站边,小孩透过石栏杆的雕洞好奇地观察着桥下的鱼儿嬉戏。从黑臭河涌华丽转身后,丰收涌不仅“容貌”大变,周边地块更是“长出”了众多新楼盘,还盘活旧物业,打造出“丰收街·菁创聚”青年创新创业社区这一产业空间。

在禅城,越来越多的河涌在“变清”“变美”,还“招蜂引蝶”吸引新产业的不断落地。

把生态文明建设成果转化成经济成果和民生成果,在禅城并非一句空话,良好的生态优势,为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供了肥沃土壤,使之不断催化、成型。

政府在此发挥主要引领作用,通过制度设计,以提高环境成本鼓励企业减排,倒逼企业狠抓节水技术创新,提高水资源效率,让企业主动融入到治水的体系中。最重要的是,以此激励区域“招商选资”,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推动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

“护好‘盆’中的水,关键要管好盛水的‘盆’,治理水生态环境首先要治理好源头。”刘东豪说,作为全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禅城区按照“遏制增量、消化存量”的工作思路,重点抓好工业污染源的治理。

十年来,为管好盛水的“盆”,禅城在对工业污染源的治理上不遗余力,衍生出不少典型案例。

2006年以来,禅城大力推进腾笼换鸟和淘汰落后产能,关闭、搬迁转移一批高污染、高排放的工业企业。以陶瓷产业为例,辖区内规上陶瓷生产企业从高峰期的115家调整为目前的21家。

2015年以来,禅城先后关停“小散乱污”企业近3000家,大富北等产业园区成为村级工业园区改造提升样本。

另一方面,禅城严把项目准入关口,明确智能、节能、健康、高端装备制造四大产业方向,大力实施招商选资、产业链招商,坚决把经济效益低、环境污染大的项目堵在门外。近年来,禅城先后引进投资总额超100亿元的科力远CHS混合动力汽车项目、宝光新宇激光产业项目等优质项目,为禅城绿色发展增添了强劲动力。

【记者】李晓莉

版权及免责申明
本站内容来源网络和网友发布,聚合只供大家学习交流之用,版权归原作者/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处理!


网友评论

Top